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

【誰…「山寨」了威尼斯?! 】: 卡那雷多筆下的水都幻象!

在魯汶唸書的時候,有一堂我最喜歡的課!

Loeckx教授講述都市理論的都市型態學(morphology),提到在古城的都市紋理中如何做都市設計的方法。尤其當他在課堂上提到一位我一直很喜歡的義大利畫家,卡那雷多(Antonio Canaletto1697 ~ 1768),更讓我驚喜不已!

Loeckx老師提到卡那雷多在18世紀描繪威尼斯風景的方式,他的幻想風景畫作,畫面會讓你第一眼就認出是威尼斯!但如果你仔細雕琢,卻會發現他筆下畫的威尼斯場景,有時候其實並不存在。

大師帶有想像、又帶有真實的構圖方法,不僅只是模仿過去的建築樣式、城市生活的樣態,他賦予畫中帶有新的創意、新的建築設計元素,並跟既有的街道景觀結合在一起,這樣的方法論,被稱作Anology”類比的都市設計方法,給1980年代流行的老城都市設計理論,很多的靈感!

難怪大學時代,當我第一次看到看卡那雷多的畫,就被吸引著!
原來他的畫跟建築以及都市設計有這麼多的淵源,看樣子我就是註定要走建築與都市設計的路!
我非常喜歡Loeckx教授的課,當然後來Loeckx老師也成為我的畢業論文指導教授!這真是人生的莫非定律,都註定好了!

卡那雷多(Antonio Canaletto)是誰?

《聖馬可廣場》

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

【建築詩人Carlo Scarpa】: 詩意的混凝土與鋼鐵

前兩天跟研究所的同學Sara聊起,1994年我們在巴塞隆納誤闖私人墓園Fossar de la Pedrera,差點被警衛送警局的趣事。
 
天啊 我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?
Scarpa 布理翁墓園的細緻凝土

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

【純美的感動】:《山丘上的修道院:科比意的最後風景》讀後

20多年前我跟著魯汶大學研究所課程安排的戶外教學,在大師科比意(le Corbusier)設計的拉圖雷特修道院(le Couvent de la Tourette)的會士宿舍住過一晚。
 
我不是教徒。
當時年輕的我應該是被建築教育洗腦了,完全拜倒在大師作品的光影中,我想眼前的神聖空間應該就是純美空間最佳詮釋。至今我仍認為是。
拉圖雷特修道院廊道神奇光線影效果

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

【奧地利的蒙娜麗莎,在美國!】:克林姆《金色女子》的故事

我喜歡史汀Sting的一首歌叫一個英國人在紐約”(“Englishman in New York”)
有一種異鄉人灑脫!

我也很喜歡美國作曲家蓋希文George Gershwin的經典爵士樂曲: ”一個美國人在巴黎! (American in Paris)
有一種異鄉人探險新環境新奇際遇的氛圍!
身在異鄉的場景,都會讓我對孤寂之美有無限的浪漫想像!

我卻萬萬沒想到,我很喜歡的奧地利畫家克林姆(klimt)的《金色女子》,這位號稱奧地利的蒙娜麗莎,在美國!
這位異鄉女子的境遇,卻讓我有一股淡淡的哀傷!
《金色女子》

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

【建築X時尚】: 建築師的跨界遊戲


跨界設計,一直是設計界很流行的風潮!
跨界常常顛覆了一般人對於某專業領域設計師的刻版印象,跨界的想像力常讓人有更多的驚奇火花!

跨界設計,是最近才流行的風潮嗎?
當然不是!

以米大神(米開朗基羅)為例,他既是偉大的雕刻之神,是創世紀壁畫的創作者,設計聖彼得大教堂圓頂的建築師,據說他也設計梵諦岡守衛制的時尚設計師。

這些又稱瑞士衛兵團的超帥守衛,身高174公分以上,手拿長達八呎的「梵諦岡長戟」,身著在文藝復興時候看起來應該算是很潮的服裝,保護教宗的安危。(當然從現在的眼光看起來是有點滑稽)

米大神設計梵諦岡守衛制服

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

【I Am Paid!】: 歡慶東方詩意現代主義大師I. M. Pei (貝聿銘)百歲

建築人最喜歡言談毒舌,說話酸溜溜!
我們常會拿貝聿銘的英文縮寫I. M. Pei,開開小玩笑!

高貴的建築設計費,一直不斷地追加預算,是眾所周知貝老的作品為何都可以如此臻於完美的理由。
我們常笑說: Because he is I. M. Pei!(因為他是貝聿銘!)
同音幽默的翻譯解讀為: Because he is “I Am Paid!” (因為有人付他錢!)

有人付我錢!! (“I Am Paid!”=I. M. Pei),而且要付足夠的錢,是所有建築人卑微的終極夢想!
老實說,貝老並沒有這麼市儈!

東方詩意的現代主義大師:貝聿銘

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

【用光來說話(畫)!】:看印象.左岸-奧塞展的另一種角度

奧塞美術館是第一個讓我怦然心動的美術館!

第一個讓我與印象派畫家梵谷、塞尚、羅各列特、莫內、雷諾瓦、秀拉的真跡近距離接觸的美術館,就是奧賽美術館

1991年起,那幾年每回我去巴黎,無論時間長短,我一定要到奧賽美術館去晃一圈。看看我最喜歡的幾幅畫,看看讓我無法呼吸、起雞皮疙瘩的梵谷真跡。

她是第一個讓我看到看畫看到血脈賁張的美術館!

奧塞有許多我美麗的回憶。
奧塞美術館以印象派畫作館藏稱著(我的珍藏小本)